• 北美历史上欧洲与大西洋彼岸的冒险故事(一)

  • 发布时间:2019-02-23 16:33 浏览:加载中
  • 永康历史网 www.ykhuayong.com 今天带大家了解北美洲的历史。美利坚合众国的创立,是一切人类冒险中最大的一次冒险。没有哪个民族的历史像美国的故事这样富有教益——无论是对美国人自己,还是对其他民族。这个故事跨越了400年的时光,如今,在我们即将跨入新千年的时候,有必要重新讲讲这个故事了,因为,如果我们能够记住这些经验教训,并在这个基础上构建我们自己的生活,那么,全人类都会在这个正逐步展现的新时代里受益。美国的历史提出了三个基本问题。首先,一个国家能否崛起于其出身的不义之上,并通过其道德目标和道德践履,来弥补这些不义呢?所有国家都诞生于战争、征服和罪恶,这些通常被遥远过去的朦胧模糊所掩盖。

    而美国,从最早的殖民地时期开始,就是在成文历史的明亮光焰中赢得了它的地契,这些地契上的斑斑污点,人人有目共睹,同声责难:对一个本土民族的剥夺,以及通过一个被奴役种族的血泪汗水,来获得自我的满足。在历史评判的天平上,这些严重的错误,必须通过建立一个致力于公平和正义的社会来加以平衡。美国做到了这一点么?它赎偿了它的原罪么?第二个问题,提供了解开第一个问题的钥匙。在建国的过程中,希望建立一个完美社会的理想主义和利他主义,能否成功地与利欲和野心——没有这些,一个生气蓬勃的社会根本不可能建立——融合在一起呢?美国人是否完全实现了这样的融合呢?第三,美国人最初的目标是要建立一座超脱尘世的“山上的城” ,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正在设计的是一个将成为全世界典范的、人民的共和国。

    他们所大胆主张的那些目标成功地实现了么?他们是否真的为全人类提供了可资效仿的榜样呢?在新的千年里,他们还会继续充当榜样么?我们千万不要忘了,如今已成为美利坚合众国的那片殖民地,仅仅是一项更大事业的组成部分。这项事业,是整个欧洲大陆最优秀的人和最聪明的人所从事的工作。诚然,他们是贪婪的。正如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所言,人们越过大西洋主要是为了寻找黄金。但他们也是理想主义者。这些富有冒险精神的年轻人,认为他们能够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欧洲对他们来说,对他们的活力、他们的野心以及他们的梦想来说,实在太小了。在11、12和13世纪,他们去了东方,试图让圣地重新基督教化,同时还要在那里获得土地。

    他们的身上,混合了宗教狂热、个人野心——贪婪就更不消说了——以及对冒险的渴望,这些就是是美洲事业的原型,曾经鼓舞一代又一代的十字军战士前赴后继。然而,在东方,基督教的扩张却因为穆斯林世界的强硬抵抗而受阻,最后被奥斯曼土耳其人强大的尚武精神所挫败。那些在东方被弄得灰头土脸的年轻基督徒们,只好把他们野心勃勃的精神劲头耗在了国内:在法兰西,他们的精力被用来消灭异端,被用来攫取被没收的财产;在伊比利亚半岛,他们忙着重新征服自公元8世纪以来就一直被伊斯兰人所占领的领土,这个过程,直到1490年代,才随着格拉纳达的穆斯林王国的毁灭,随着西班牙最后的摩尔人被赶走,或者被强制改变信仰,而最终完成。有一点并非巧合:也正是这十年,我们还看到了一些最早的成功努力,这些努力旨在把欧洲的势力——还有基督教——带入西半球。

    随着前一项任务的大功告成,后一项任务也就热火朝天地着手进行了。葡萄牙人是一个特别擅长航海的民族,15世纪初叶,正是他们最早开始着手这项新的事业。1415年,英格兰国王亨利五世在阿金库尔摧毁了法国大军,而葡萄牙的冒险家们则拿下了非洲北部海岸的休达,把它变成了一个贸易中转站。随后,他们继续向西南方向推进,进入了大西洋,先后占领了马德拉、佛得角和亚速尔群岛,把它们全都变成了葡萄牙王国的殖民地。这些发现,让葡萄牙的冒险家们大受鼓舞: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正在创造一个“新世界”,虽说这一术语要到1494年才开始流行。这些早期殖民者相信,他们正在开创一种全新的文明:最早出生于马德拉的男孩和女孩,受洗时被取名为亚当和夏娃。但几乎立刻就进入了衰落期,这种衰落最终将笼罩整个大西洋。

    在欧洲本土,奴隶制实际上已被基督教社会的崛起所扑灭。1440年代,葡萄牙人从他们新近获得的岛屿出发,探索非洲海岸,重新发现了奴隶制是一种依然行之有效的商业制度。奴隶制始终在非洲存在,被当地的统治者大范围地推行着,常常有阿拉伯商人鼎力襄助。奴隶都是俘虏、外来者以及失去了部落身份的人;他们一旦成为奴隶,也就成了可交换的商品,实际上也是一种重要的货币形式。葡萄牙人在15世纪中叶涉足奴隶贸易,在这个过程中逐步接管了这桩生意,并把它转变成了某种更非人、更可怕的东西,无论是古代社会,还是中世纪的非洲,都要甘拜下风。马德拉的葡萄牙殖民地如今成了食糖产业的中心,很快就成了西欧食糖最大的供应商。

    1452年,马德拉建立了最早的糖厂,在这家工厂从事劳动的就是奴隶。这一最早的现金产业是如此成功,以至于葡萄牙人很快就把他们的甘蔗地铺遍了非洲海岸的比拉夫湾诸岛,毛里塔尼亚布朗角的一座小岛成了一个奴隶补给站。当奴隶贸易尚处于初期阶段的时候,每年就有几百个奴隶被运往里斯本。随着食糖产业的迅速扩张,奴隶就开始数以千计了:到1550年,仅圣多美一地就输入了大约50,000名非洲奴隶,这里同样也成了一个奴隶储运中心。这些有利可图的勾当,在葡萄牙王国政府的庇护下进行着,参与其中的,是鱼龙混杂的基督徒,他们来自欧洲各地——西班牙人、诺曼底人和佛兰芒人,还有葡萄牙人以及来自爱琴海和累范特的意大利人。

    他们精力旺盛,清一色的青年男性,跟任何一个他们能够找到的女人行苟且之事,有时候也娶她们做老婆。他们的混血后代——黑白混血儿,比纯种欧洲人更不容易染上黄热病和疟疾,因此人丁兴旺。无论是欧洲人,还是黑白混血儿,都没法生活在非洲海岸本土。但他们都在离西非海岸300英里之外的佛得角诸岛生息繁衍。佛得角的混血儿商业阶层被称为兰卡多人。他们既说克里奥尔语,也说本地方言,信奉带有异教风味的基督教,他们控制着欧洲的奴隶贸易的终端,就像阿拉伯人控制着非洲的奴隶贸易一样。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