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始皇的父亲是谁?为什么说嬴政的身世是个谜?

  • 发布时间:2017-03-20 10:35 浏览:加载中
  • 永康历史网 www.ykhuayong.com   从古至今第一个皇帝秦始皇嬴政的父亲是谁?这个问题一直被广大历史爱好者多家讨论。那么秦始皇到底是不是秦庄襄王的亲儿子呢?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解答。秦始皇(前259年农历十二月初三—前210年),嬴姓,赵氏,名政,又名赵正(政)、秦政,或称祖龙。

    由于吕不韦介入子异和赵姬之间的缘故,嬴政出生以后,他的生父究竟是谁,是子异还是吕不韦?也就成为一桩说不明白的事情。生父不明,对于一般的庶民百姓而言,是一桩难言的家事;对于家天下的皇室而言,可就是一桩关系王朝命运的国事了。这关系到六百余年世代承继的秦国政权,究竟还姓不姓嬴,秦国是否在秦王嬴政即位时,就已易姓革了命?因为如此事关重大,秦始皇的生父究竟是谁的问题,不但成为秦国历史上一个迷雾重重的谜,也成为历史学上一桩千古聚讼的公案,更成为两千年来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秦始皇出生之谜的由来

    历史疑云:秦始皇身世之谜 考究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桩公案起源于《史记》。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叙述秦始皇的身世说:秦始皇是秦庄襄王子异的儿子。庄襄王作为人质在赵国时,在吕不韦家遇到赵姬,一见钟情,娶以为妻,生下了秦始皇。出生的时间是秦昭王四十八年(公元前259年)正月,出生地是邯郸。

    然而,司马迁在《史记·吕不韦列传》里叙秦始皇的出生时说:“.....吕不韦取邯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吕不韦与绝色善舞的邯郸美人赵姬同居,知道赵姬有了身孕。子异到吕不韦家作客宴饮,见到赵姬而一见钟情,起身敬酒,请求吕不韦将赵姬送与自己。吕不韦开始非常生气,后来考虑到自己已经为子异的政治前途投入了大部分财产,为了“钓奇”获取投资的成功,他不得不顺水推舟,将赵姬送与子异。赵姬隐瞒了自己已有身孕,嫁与子异如期生下了嬴政。子异于是立赵姬为自己的夫人。

    《史记》在不同篇章当中,对于同一事情有不同的记事,这就是谁是秦始皇父亲之问题的由来,宛若司马迁为我们布下的迷魂阵。那么,这两种不同的记事,究竟哪一个对,哪一个错?哪一个是历史的真相,哪一个是人为的虚构呢?

    二、父亲子异的态度

    从嬴政出生开始,一直到嬴政继承王位为止,子异从来没有对嬴政是自己的儿子有过任何怀疑。他始终一贯地承认他是自己的长子。子异是秦国第32代王孝文王的儿子。子异出生于他的祖父秦昭王在位的第27年(公元前280年)。他后来继承王位,做了秦国第33代王,谥号庄襄王。大概是在子异18岁时,也就是秦昭王四十三年(公元前264年)左右,秦国和赵国定约和好,互相交换王室子弟以为人质,子异以王孙的身份来到赵国首都邯郸做人质,被称为质子。子异在邯郸时,正是长平之战爆发前夜,秦赵两国为了争夺一统天下的主导权,表面定约言和,背地里扩军备战,准备决一死战,因而,子异在邯郸的处境非常窘困。子异与吕不韦结识,大概是在到邯郸后的二三年间,他从吕不韦那里得到赵姬并同居,是在秦昭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三月以前。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嬴政出生。当时,子异23岁。

    就在赵姬怀嬴政的当年,也就是秦昭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秦赵长平之战爆发,赵国大败,四十万赵国降军被秦将白起活埋,邯郸恐慌震惊。次年,秦军乘胜攻入赵国境内。秦昭王四十九年,秦军开始长期围困邯郸。嬴政在战乱中出生以后,子异一家陷入赵人仇恨的汪洋大海中,随时有不测的危险。秦昭王五十年,吕不韦和子异冒险逃出邯郸,回到秦国,赵姬和三岁的嬴政留在邯郸,被赵人仇恨追捕,九死一生,依靠赵姬家人的掩藏,得以幸免于难。回到秦国的子异,正式做了王太子安国君的继承人,另外娶妻生子。当时,嬴政4岁,与母亲一道隐藏在邯郸,音信不明。

    昭王五十六年(公元前251年),秦昭王去世,嬴政的祖父安国君即位做了秦王,是为孝文王。以此为契机,秦国与赵国和解,赵国将赵姬和嬴政送还秦国。子异与赵姬和嬴政母子离别六年重逢。已经正式做了王太子的子异,以赵姬为太子正妻,以嬴政为太子继承人,当时,嬴政9岁。

    孝文王即位时已经五十多岁,正式即位三天就去世了。子异接替王位做了秦王,是为庄襄王。庄襄王即位以后,赵姬成为王后,11岁的嬴政成为王太子,吕不韦被任命为丞相。三年以后,庄襄王死去,13岁的嬴政继承王位,赵姬成为王太后,吕不韦继续留任丞相。由于嬴政尚未成年,政权由母后和吕不韦摄理。

    通过以上的简单梳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从嬴政的出生开始,一直到嬴政继承王位为止,子异从来没有对嬴政是自己的儿子有过任何怀疑,反倒是在历经了长期的生离死别,另外娶妻生子以后,对赵姬和嬴政厚爱有加,始终一贯地承认他们是自己的正妻和长子。在复杂的秦国王室和政府内部,在王室联姻的敌友各国之间,也都不见有任何质疑的动静,听不到任何流言飞语。至此时为止,秦国的国事、秦王的家事,一切井井有条,顺理成章。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从秦国王政和父亲子异的角度来加以考察的话,直到嬴政即位成为第34代秦王为止,谁是秦始皇的父亲的问题,在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

    三、仲父吕不韦的动机

    吕不韦不但没有作案的动机,只有避嫌唯恐不及的谨慎。所谓献有孕之姬以钓奇的风闻,只能是坊间留言,后世添加花絮。

    吕不韦被秦始皇尊为仲父,也就是仅次于父亲的父辈,他是涉嫌谁是秦始皇生父的另一位嫌疑人。如果我们历史地考察吕不韦的一生,并不难看出他与嬴政的关系。吕不韦是濮阳人,濮阳是当时卫国的首都,故址在现在的河南省濮阳市南。吕不韦出身商贾世家,从事国际贸易大获成功,被称为阳翟大贾。吕不韦到赵国首都邯郸做生意遇见子异,马上以商人精明的眼光,敏锐地察觉出子异特殊的商品价值,以为奇货可居。经过深思熟虑和周密计划,吕不韦大胆地做了事业和人生转型的决断。他毅然决然将生意清盘兑现,整个地投资于子异的政治前途,他包装打造子异、公关游说安国君的正妻华阳夫人,目的在于使子异成为王太子安国君的继承人,将来继承王位,可谓是最高风险的投资。

    如果说吕不韦视子异为奇货可居的金蛋,在他那无与伦比的商业眼光里,华阳夫人就是孵蛋器。吕不韦投资子异以后,华阳夫人成为他的公关对象。华阳夫人出生于秦国最有权势的芈氏外戚家族,她的祖父,是秦昭王的舅舅,被封为华阳君的权臣芈戎,华阳夫人的称号,就是直接从华阳君继承下来的。华阳君芈戎的姐姐是秦昭王的母亲,安国君的祖母,也就是多年秉持秦国国政的宣太后。华阳夫人嫁于安国君,是亲上加亲的政治婚姻,安国君之所以能够立为王太子,多多仰仗了宣太后和芈氏家族的力量。以后的事态发展,一步步都在吕不韦的预计和操控当中。吕不韦以质子子异之使者的身份,携珠宝重金来到咸阳,首先买通说动华阳夫人的兄弟姐妹,通过他们的协作疏通,游说华阳夫人成功。华阳夫人认领子异为自己的养子,再在枕边吹风,使安国君正式立子异为王太子继承人。

    由此可见,首先吕不韦成功地将互惠互补,双赢共利的商业原则运用于政治,通过连环套式的投资计划,促成了子异与华阳夫人联手合作,在王权争夺中胜出,最终取得秦国政权。其次吕不韦游说华阳夫人使子异成为王太子继承人的历史事件,表面上看来复杂而富有戏剧性,其实质是嬴姓某系王子与芈氏外戚之间再次缔结政治同盟。三是子异的王室血统问题,是整个事件的关键。在吕不韦看来,子异的投资价值,全在于他的王室血脉。吕不韦游说华阳夫人,他的卖点也全在子异的王室血统。

    吕不韦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等的智慧人物。他将自己的所有财产和整个人生都投资到子异的政治前途上。吕不韦的行动,宛若孤注一掷的豪赌,全部赌注都压在子异所独有的秦王王室的血统之上。纯正的秦王血统,正是奇货可居的本质,也是决定吕不韦行动的根本利害所在。对于吕不韦来说,维护秦王血统的纯正和可信,是他不敢有稍许怠慢的死活问题。

    历史人物的活动,自有其当时当地的动机。在我们将谁是秦始皇的父亲之问题作为一桩历史公案来审理的时候,如果我们视吕不韦为嫌疑人的话,可以说,他不但没有作案的动机,他只有避嫌唯恐不及的谨慎。所谓献有孕之姬以钓奇的风闻,只能是坊间的留言,后世添加的花絮,不但与一位大商人、大政治家的行为完全不符,而且毫无实现的可能。

    四、从秦始皇和吕不韦之间关系看

    从历史材料看,秦始皇从未把吕不韦视作自己的亲人,而是把他视作隐患。嬴政为王时才13岁,由于年幼,国家大权掌握在吕不韦与太后手中,太后又与嫪毐勾结在一起,形成一派势力。秦王嬴政不但不能限制,反而不得不给他们加官进爵。直到始皇九年,嬴政21岁,按礼仪正式授冠、佩剑,这时他在政治上已经成熟,具备了整治吕嫪集团的条件,就借人告发之机,一举粉碎了吕嫪两派。帮始皇写信责问吕不韦"君何功于秦?秦封君河南,食十万户;君何亲于秦?号称仲父。"四、从秦始皇和吕不韦之间关系看

    从这两句话就可以看出吕、嬴之间是严峻的君臣关系,无任何父子之情。

    五、从医学常识看,秦始皇是子异的儿子无疑

    《史记》记载,(赵姬)至大期时,生子政。期,古音为ji,即一周年。就是说子楚娶了赵姬一年后,赵姬才生嬴政。后人为了把嬴政说成吕不韦的儿子,才有怀孕12个月这种离奇的传说。人类妊娠时间从受孕之日算起平均不足9个月,仅为266天。古人因为不知道女性的受孕时间,有了“怀胎十月”这种不准确的说法。如果真的怀胎十月,对胎儿是相当危险的,更不要说怀胎12个月了。在现在,如果过了预产期两周还没有开始生产,医生就要考虑进行引产或剖腹产了。拖延一个月,即怀孕十一个月,小孩长得太大,孕妇的骨盆就装不下太大的婴儿(孕妇的营养也不够太大的胎儿),会让婴儿胎死腹中,甚至危及孕妇的生命。因此,孕妇怀孕不可能超过十一个月,更不用说医疗不发达的古代了。

    那么,如果在怀孕12个月后还能顺利地生下健康的婴儿,那只能说是奇迹了。虽然现代偶尔也能见到怀胎1年成功生产的新闻报道,但是都不可信,那或者是孕妇为了掩盖自己的不忠而撒谎,或者是中间有过不明显的小产再第二次怀孕。

    六、如何理解司马迁同一事实不同的记载

    司马迁是东方史学之父,是纪传体史学的开创人,当他大量地阅览和考察各种不同来源的史料,着手编撰《史记》时,他面临了一个难以处理的棘手问题:对于同一事情,不同的史料有不同的记载,应当如何取舍?

    司马迁是非常严肃的历史学家,他视史实的可信为《史记》的生命,对于史料的取舍有严格的标准,凡是他认为不可信的史料,都在判定后作了删除。对于可信程度不高,但又有保存价值的史料,他在史记中以异闻和异说的形式作了保存。最可信的史料,多用于本纪和表的撰述,信用度较低的史料,保留于列传当中,有时甚至将相互矛盾的史料并列一处,留下让人思考和回味的隐语。

    明白于此,对于谁是秦始皇的父亲这一问题的由来,以及司马迁为什么会在《史记》的不同篇章当中对于同一事情作不同记载的原因,自然就一目了然了。《秦始皇本纪》的记事,基于最可信的史料撰写,是司马迁确信的所在,嬴政的父亲是秦庄襄王子异。《吕不韦列传》的记载,采用了坊间的传闻趣事,尽管信用度低,删去又可惜,于是用隐喻和矛盾的笔法,以异闻异事的形式将不同来源的史料保存下来,飨与好奇者。

    七、秦始皇出生之谜产生的原因

    其一,这样可以说明秦始皇不是秦王室的嫡传,反对秦始皇的人就找到了很好的造反理由。

    其二,是吕不韦采取的一种战胜长信侯的政治斗争的策略,企图以父子亲情,取得秦始皇的支持,增强自己的斗争力量。

    其三,解秦灭六国之恨。“六国”之人吕不韦不动一兵一卒,运用计谋,将自己的儿子推上秦国的王位,夺其江山,因此,灭国之愤就可消除。

    其四,汉代以后的资料多认为嬴政是吕不韦之子,这为汉取代秦寻求历史依据,他们的逻辑是,秦王内宫如此污秽,如何治理好一个国家,因此秦亡甚速是很自然的。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得到以下的结论:从嬴政的出生一直到他即位,从来没有人怀疑过他是否是子异的儿子。也就是说,谁是秦始皇的父亲之谜,从秦始皇的出生一直到他即位,是不存在的。后世添加的流言不是历史的原貌。

    中国近代著名史学家吕思勉认为:“秦始皇,向来都说他是暴君,把他的好处一笔抹杀了,其实这是冤枉的。他的政治实在是抱有一种伟大的理想的。”《中国通史》,“秦人致败之由,在严酷,尤在其淫侈。用法刻深,拓上不量民力,皆可诿为施政之误,淫侈则不可恕矣。”《秦汉史》

  • (责任编辑:中国历史网)
    微信公众号
历史追学网

夏商周 春秋战国秦汉三国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